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中移动日收入8亿王建宙寻找下一个1000

时间:2018-09-29 18:42:09|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中移动日收入8亿 王建宙寻找下一个1000亿

2006推动中国商业国际化25人之王建宙--中国移动总裁

想象一下,当一个中国国有大型企业CEO与比尔·盖茨、鲁伯特·默多克和杰米·戴蒙们走到一起,你能期待一次怎样的对话?彬彬有礼的寒暄,以及未来某个不确定时刻的合作?

这不是王建宙所希望的。作为一家依靠人与人交流而赚取利润的公司,他喜欢有清晰观点的意见和有质量的对话,哪怕是恰当的争执。

在2007年1月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他就是这么做的。面对那些不看好电视前景的嘉宾,他反驳说:“电视刚诞生的时候,电影业的人都说它屏幕太小,用户不能接受……现在也是一样的。唯一的问题是,电视不能完全照搬电视。”

甚至,在前往达沃斯之前,王已经开始发言了。读过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关于2007年论坛的主题词后,王针对其中的一个新词“Googlization”发表了自己观点:比“世界的Google化”更重要的,是“世界的化”(Cellphonization),“我们所有人的眼睛、耳朵、嘴都被延伸了”。据说,他的建议得到了施瓦布的认同,对方已经在不少场合同时提及这两个词汇。

提示: 这些观点都是王本人用英文表述的。语言能力,这个阻碍多数中国企业家成为全球商业领袖的痛点,对于58岁的王建宙而言并不是问题。他说自己的英文训练来自于1980年代初跟外商谈判的经历,“被逼出来的”。即使到现在,他仍坚持阅读Fortune和Business Week。

这一切是否与你此前预想的王建宙—— 一家中国大型国有企业的总裁,以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颇为不同?

而让他越发可以被称为“环球企业家”的,还有他的工作日程。结束了达沃斯的论坛,他用了近一周时间拜会了东欧各国的电信运营商。“没有特别目的,只是普通的考察”,王说。2月初回到北京,休整仅一周时间(他在这期间接受了《环球企业家》杂志独家专访),2月12日,他又飞往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完成对巴基斯坦第五大移动运营商巴科泰尔(Paktel)88.86%股份的正式交割。关于这一交易,王的概括是:“这是我们2年努力的第一个成果。”

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于大多数中国公司而言似乎过于平淡了。但王和他所率领的中国移动的表现,让全世界难以忽略其存在。

至今,其用户总数已经达到3.1亿,超过美国总人口,更为让人瞠目的是,中移动的每月新增用户仍保持在500万这个量级上。于是,其股价从年初的37.75港元涨至年底的67.35港元,市值增长了78%,成为了市值全球第一的电信运营商。比起2004年底王刚到中移动时,公司的市值更是翻了3.5倍。

相对于广受追捧的中移动,王建宙获得的关注要少上一些。这不是一个喜欢突出自我的人。他接受采访,但并不多。多数场合,他都会小心翼翼的避开关于他个人的种种问题,比如他喜欢上的何种应用,或者他最欣赏哪一位世界级企业家,因为,“我喜欢什么并不重要,一个职业人不能只依靠自己的感受来做事情。”他那宽阔的办公室也符合这一风格,除了常规的桌椅,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品。唯一显眼的陈列品是临墙摆放着的一系列照片:王和戴尔电脑CEO迈克尔·戴尔、惠普公司前CEO卡莉·费奥瑞娜、摩托罗拉CEO艾德华·詹德等十余名企业家站在一起,却几乎没有他与政要的合影。

他说自己“是个静态的人”,“说不上热爱风险”,惯于通过“长时间思考才做出决策”。但难以掩饰,他精力充沛,对一些话题有着巨大的兴趣。比如他乐于和他所交往的大公司CEO们探讨互联的未来,话题涉及此处,任何人都能感觉到他突然释放出的兴奋感。但同样令人惊讶的是,在苹果电脑推出iPhone的第一个月里,他竟然对此毫无关注。

下个1000亿

2006年,中移动运营收入达到2853亿元人民币,税前盈利968亿元。就是说,中移动每天的收入约为8亿人民币,而它每赚3块钱,就有一元利润。

但这种近乎完美的数字,也给分析师们新的疑虑:当一家公司的收入已接近3000亿元,它还能以同样的速度获得下一个1000亿元的收入增长吗?

王建宙认为这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我们的工作是让没有的人用上,让有的人更多地使用。”

他之所以有此底气,很大程度上源于2006年中移动在中国农村市场的成就,以及农村市场持续表现出的发展潜力。

和发达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接近于100%的渗透率相比,全国平均渗透率仅为34%,中部地区为24%,而偏僻的农村渗透率只有14%——这意味着中移动在七亿人生活的农村地区的探索只是一个开头。

而且,不要低估农村市场。至少从两方面来说,它有着很大的市场价值。

其一是,因为农村本身地域广阔、人口分散的特点,无线运营商进入农村的成本远远低于固运营商。即使小灵通,因其技术局限,最多也只能进入到城镇市场。但GSM的基站覆盖范围要大的多,只要完成相应数量的基站投入,其运营的边际成本就极为低廉。也就是说,做到每分钟成本只要低于每分钟收入,中移动深入农村市场就有利可图。

早在几年前,出于普遍服务考虑,中移动已经开始加大对于农村的基础设施投入。现在加大对这一市场的经营可谓水到渠成。

其二是,农村市场的增值潜力实则巨大。此前的悲观论调称,由于农村消费者的语音话费普遍较低,农村市场的拓展会将导致中移动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大幅下降。但事实情况是,中移动在2006年ARPU增长了1.1%。那些手持低至280元诺基亚、摩托罗拉低端的农村消费者除了打之外,对中移动推出的音乐下载,短信息和铃声同样感兴趣,比如中移动特意推出的用短信查询城市市场蔬菜价格的短信服务。

目前,中国移动已经完成了在2.6万个偏僻农村的移动通信络覆盖。而2006年上半年,它有一半的新增用户来自于这里。

“以前大家对低端市场不够看好,这被证明是个错误”,一位电信业分析师表示,“过去大家习惯于把电信业务看做utility(公用设施),但现在已经看到,它更像消费品行业。”

这种转变的好处再明显不过,但硬币的另一面是:消费品业比拼的并非技术本身,而是品牌及产品的市场渗透程度。这才是王建宙最为担心的话题。

2006年,当Fortune杂志发布全球500强,王本人特意从中挑选出22家电信企业,与中移动进行对比。“中移动的收入在其中位列第11位,说明我们资费不高;利润第五位,说明我们成本低;市值第一位,那是因为我们给出一个发展的故事,投资者给我们加分。”王说,这三方面的成绩足以说明中移动的硬实力已被市场认可,但在软实力方面,他颇感不足:这家全球市值第一的电信公司,在基于同行评价的“Fortune全球最受尊敬公司”中,仅位列第15位。

尤为刺激的是,一位外资公关公司的人士在与王建宙聊天时表示:中移动的品牌得益于你用户量和收入,即使换掉中国移动这四个字,别人还会使用你的服务——换句话说,中移动还不具备品牌效应,比如品牌的美誉度、服务的口碑,甚至品牌的号召力。

想迅速获得品牌效应并不容易。除了足够优秀的品牌广告,更重要的是让中移动30万名员工从上至下重视服务中的每一个细节。

这就变成了另外一个问题:在公司已经很优秀的时候,如何找到动力,让它继续大幅进步?王建宙承认,这是他一直在思考的。他不停地向公司员工推荐《从优秀到卓越》,在其确定的公司价值观“正德厚生,臻于至善”中,后四个字正是“卓越”之意。

国际化试水

让其员工重新意识到危机感的一个绝佳机会是,国际化。对于任何在中国本土立足已稳的公司,这都相当于二次创业。

当中移动终于把其目光投入到国际,它就面临了过去几年间联想、TCL和明基们普遍遭遇的问题:人才是否足以有效管理其国际化业务?

王建宙把国际化人才的标准总结为三点:在国内有主持公司运营的经验、有较强的国际化意识,以及有激情。“坦率说,我们符合前两方面要求的人才很多,但符合第三条的人不多。”王说。但等待是无法解决类似“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第一推动力来自何方这一问题的,王建宙决定开始行动。

“早在我还在另一家电信运营商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国际化问题。”王建宙说,这两年来,他更是反复听到两种声音:一方鼓励中移动海外扩张,另一方则劝告其海外扩展须持谨慎态度。最终他定下方向:不为国际化而国际化,盈利才是目标。

2005年以来,中移动持续不断地测试国际化的温度。它先于2005年中参与了对巴基斯坦最大的固定运营商巴基斯坦电信公司(PTCL)的竞购,但最终止步于最后一轮。据参与此一项目的人士称,中移动虽然在谈判中得到了较为理想的交易条款,但阿联酋电信报出的天价,高于新加坡电信和中移动报价之和,让其无法更进一步。但事后证明,这次舍弃是正确的,阿联酋电信非理性的代价是其CEO就任仅八个月后就被辞退。

随后,中移动以每股4.55港元的价格收购了香港华润万众。虽然其110万用户相对于中移动的用户总量来说显得微不足道,但王建宙将此称为“全球扩张战略的一次尝试”。最显而易见的整合效果是:华润万众的采购价格立即下降了50%。

摸索过程中,王建宙逐渐将自己的方向明确下来:有良好发展前景的新兴市场。在他看来,这不仅意味着长期的市场潜力,更契合公司自身的优势:具备新兴市场经验,以及拥有规模优势。

顺此思路,2006年中,中移动再次动作。此次的谈判对象是米雷康姆国际移动通信公司(Millicom International Cellular)。这家位于卢森堡的运营商在全球16个国家都有业务,且资源集中于东南亚、南亚、南美和非洲等新兴市场。

但在协议即将达成的最后时刻,原定7月3日飞往北京的米雷康姆谈判人员突然接到中移动集团放弃了53亿美元报价的通知。据熟悉情况的人士称,是中国移动的党组最终否定了这一收购,因为其风险过大。就此,王建宙不愿过度表态,理由是双方签有保密协议。

中移动从这次交易学到了什么?首先是收购谈判时必须做好保密工作。因为米雷康姆竞购期间有太多消息暴露出来,造成竞购价格的波动。其次是尽职调查的方法及具体know how。

这些心得很快被应用到了巴科泰尔的交易中。

即使有过一次在巴基斯坦的交易未果,王建宙依然没有忘记这个拥有1.6亿用户的市场。让他尤为印象深刻的是,中移动的人员在巴基斯坦打给他时,经常会说两句话就信号中断。虽然说话总被打断是件让人恼火的事情,但它也意味着机会。进一步的调查表明,巴基斯坦当地有着五家移动运营商,但它们的服务质量都比较差。但对中移动而言,这似乎不是一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加大络投资,就能明显改善其话音质量。

由是,巴基斯坦第五大移动运营商巴科泰尔浮出水面

中移动日收入8亿王建宙寻找下一个1000

。它的经营状况不佳,又恰好隶属于米雷康姆。因为交易价格远远低于米雷康姆那次交易,风险也就相应低出不少。

早在收购的意向还在萌芽初期,中移动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将管理人员派驻到巴基斯坦。到了交易收官时,它已经把自己的三名管理者派往当地。这一三人小组的领队,是曾在广东北电担任中方经理,后来在贵州移动任总经理的郭永宏。另两个人分别来自浙江移动和中移动集团对外投资办。从通知他们工作变动到被正式任命,只用一周的时间。另据了解情况的人士称,中移动在巴基斯坦很可能还有后续动作。

作为全球市值最大的电信公司的总裁,以及,如我们所看到的,一个真正的“环球企业家”,王建宙正在获得越来越大的话语权——一些国际同行开始倾听他的意见。某次,沃达丰的CEO埃伦·萨林把自己的一篇演讲稿发给王,希望听取他的意见。

王在电子邮件中回复说:“你这里有一句话,‘每当我一想到全世界20亿人还没用过,我就激动不已。’这也是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