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软件

在线音乐市场打响巨头战争

时间:2018-08-17 17:06:4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音乐市场打响巨头战争

音乐市场打响巨头战争

版权诉讼不断、兼并与跳槽齐飞、赚钱一直是个梦音乐的定调似乎多少年不变,但这却又是一个热闹非凡、谁也不想放弃的市场。近日,阿里音乐迎来重磅高管高晓松和宋柯,而易云音乐也宣布用户数破亿他们又为何乐此不疲呢

在线音乐市场打响巨头战争

?

挡不住的变化

高晓松和宋柯新的职业经理人生涯从阿里音乐开始,同为音乐人的王磊已经在易云音乐负责人的位子上坐了2年。而就在高晓松任职阿里音乐董事长之前几天,易云音乐宣布用户数破亿。

虽然从创业时间上,易云音乐的岁数比阿里音乐(阿里音乐主体是虾米和天天动听)要年轻很多,但王磊还是援引了一系列数据向媒体诠释易云音乐的成长迅猛。

更为要命的是,以占有率说话,行业还在快速集中。

今年初,酷狗、酷我传出合并消息,意味着酷狗酷我做起了18.4%+17%大于35.4%的梦;不同床但同梦的还有阿里音乐,整合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后,阿里音乐市场份额达到14.7%;加上音乐,新的音乐三巨头昭然若揭。

这也难怪高晓松和宋柯火线加盟阿里音乐,在这条路上,马云志在必得。

这也更能说明王磊对未来的判断,易云音乐最重要的还是用户数,过去2年的成绩可以打80分,但如果能让我感到骄傲,应该在创立4年后用户数达到5亿。这意味着易云音乐在未来2年有志拿下4亿用户,这需要更迅猛的成长速度。

赚钱的压力

在宣布用户量过亿的庆典上,易云音乐联合娃哈哈打造音乐大战一款在王磊看来,能够秒杀多数哗众取宠的电视音乐节目的音乐比赛。娃哈哈的冠名也意味着价值不菲的商业收入。

过去2年,易云音乐通过落地活动赞助、广告、付费等形式获得了一些收入,但相比巨大的投入,仍显单薄。丁磊(易CEO)定下了3年内不谈营收的计划,现在2年已过,需要一些这方面的压力了。王磊坦言,用户数增长最重要,但商业化也要开展,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关于商业化,这是音乐的大坑。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或许也是音乐人担当职业经理人所不擅长的,互联免费和唱片公司的付费是矛盾的,这需要持续不断的外部输血。

王皓是虾米音乐创始人,最早曾是杭州某地下乐队成员,后来成了阿里的工程师,在创业大潮中又连同伙伴创办了虾米音乐。但7年后,以不营利、以没有性感商业模式、以估值不高的姿势,虾米音乐卖给了老东家阿里巴巴。

曾获姚明巨额投资,也曾与谷歌有过密切合作的巨鲸音乐运转8年终搁浅,则是另一个令无数音乐人和互联人唏嘘的失败样本。 在王磊看来,喜欢音乐的人大有人在,这也是他为何把付费看做是音乐最可能的商业模式。用户正在逐步得到教育,每个月花3元~5元就能听到自己喜欢的最新歌曲,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知付费购买。

大环境在变好

除了用户教育的突破性进展外,在王磊看来,版权环境也在优化。还是以付费下载为例,此前都是抢夺独家或者费用不一,导致恶性竞争,但现在都是唱片公司与平台协调,并且与国家版权局等指导机构做沟通,最后大家集体定价。

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共识,就是中国的音乐市场不可能是一家独大,也不可能一家把整个市场的蛋糕吃下来,而是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王磊介绍,中国传媒大学去年作过一个音乐白皮书统计,整个中国音乐市场规模有400亿元。现在以8个最大的平台来分,就算有一家最大的能够吃到390亿元。但如果8家一起做大是4000亿元,最大的一家就不是390亿元的问题。

另有分析人士告诉,资本的力量也在发生作用,腾讯、百度、阿里这样的大公司不会放弃音乐,因为这不仅是重要的用户入口,还在产生生态协同效应,与公司的视频、文学、影视甚至游戏业务都可以发生化学反应。

而伴随中国资本市场的成熟,诸如酷狗、酷我合并这样的案例将会不断发生,一旦能够登陆创业板或者新三板等公开市场,让用户参与企业成长,可能比私募投资人更能帮助企业获得持久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