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软件

嘉定工业区抓住创新青苹之末

时间:2019-01-21 18:19:5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嘉定工业区:抓住创新“青苹之末”

位于上海西北角的嘉定工业区,曾是传统制造业重镇。如今,这里相当时尚:年轻创业者在电商基地里接受培训、新锐医疗设备制造企业展厅如同苹果体验店、新来的海外巨头为其他企业提供最尖端的云计算服务区内企业评价,园区管委会的风格类似风投:对看好的创新型企业,没楼的帮盖楼,没钱的给借钱。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已经成为园区方方面面的普遍认识。

园区近年引进一批科创型企业,有些至今还没多少经济效益产出,但我们并不着急。园区招商负责人介绍,嘉定工业区招商方式与传统工业区热衷引进成熟企业、高税收企业不同,在这个老工业区,创新之风正兴起于一批批创新企业的青苹之末,聚成推动区域产业升级及转型发展的持续动力。

耐心等风起

风起于青苹之末。

5年前,几名科研专家、投资人几经波折,来到上海嘉定工业区。他们对园区管委会讲述了一个宏大的商业计划:要打破跨国巨头牢不可破的垄断,要通过自主创新的产品将中国人的医疗费用降下来。这个计划太过宏大,更像一个梦想而非商业计划,而合伙人们除了一些自有资金,几乎是空手而来。园区管理者一度心存疑虑。

不过,合伙人们孤注一掷的勇气打动了嘉定工业区的管理者。他们认为,该企业的创新带动力,很可能改变一个行业,值得赌一把。于是,园区硬是腾出空楼,无偿提供创业初期急需的临时办公楼、研发实验室,帮创业者们度过了最艰难时期。

5年后的今天,这家简称为联影医疗的企业屹立于上海西北,声名鹊起。全系列创新产品创造了中国和世界的多个第一,去年一年手持10亿元订单,合伙人们的梦想开始慢慢成真。

在上海,成长速度快如联影的企业并不多见。而放眼全球,如今最炙手可热的科技型企业,其中有许多,在数年前都是无人知晓、甚至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小公司。工业区招商负责人介绍,能抓住这样的企业,不怕输、敢冒风险很重要,而创新型企业一旦度过最艰难的初创期,随着研发成果转化、产业化规模形成,它们往往能迸发出惊人活力,成本和收益两相比较,园区完全输得起。

随着上海产业结构深度调整,这几年,嘉定工业区内部的企业也进行着一波波新老交替。虽然园区远离市中心,但由于地处长三角交通枢纽

嘉定工业区抓住创新青苹之末

,大量优质企业、能立刻带来投资和税收效应的企业等待排队入驻。不过,嘉定工业区的招商绿灯不为税收大户开,只为有潜力、有创新能力、能代表产业未来的企业开启。

风从四面来

园区看中的,还不只是初创型的科技企业,一些海外企业拥有更强大技术优势,但,有的暂时遇到困难,有的打不开中国市场。对于这类发展不顺利的企业,许多地方担心风险,而嘉定工业区瞄准机会,张开双臂欢迎。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菲亚特汽车遭遇严重困境,但在嘉定工业区交钥匙工程的工程代建帮扶下,其全新的研发中心落户上海;技术全球领先的汽车零部件大陆泰密克,在国内其他地区发展一直不太好,进入嘉定工业区后,在园区贴心扶持下,企业还是这家企业,却迎来爆发式增长,去年实现产值50多亿元,上缴税收4.5亿元。

科研院所同样是园区重要的服务对象。在嘉定,国家队性质的大院大所集聚,科研院所本身更多集中在临近嘉定工业区的菊园地区,而工业区则聚焦科研院所的成果转化,与院所合作推动产业化项目在园区内落地。园区管理者认为,科研成果从实验室到产业化基地,同样属于青苹之末的风。目前已有六个国家级科研院所产业化基地落户嘉定工业区,园区除了常规扶持,还拿出60亩地提供给中科院下属的院所建人才公寓,解决年轻人才因住房问题无法安心做科研、搞创业的问题。中科院相关负责人对此给予高度肯定,表示这是中科院全国分支机构中的首创。

借风搭平台

怎么才能更好地在青苹之末发现更多好企业和好项目?

尽管我们一刻也没放松过对新产业、新业态的研究学习,但是我们的专业化程度与真正的业界人士相比还有差距。嘉定工业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郁建华坦言。

有差距就要补。近年来,通过走出去,园区管理者发现,采用市场化模式运作的产业发展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这些平台大多集中于新兴产业领域,市场利益驱动下的产业发展平台高度专注于产业集聚和孵化培育,与园区产业转型发展的目标高度一致。经过近三年努力,上海金融谷、谷投资、天之纬、智炎电商、深圳邦、亚马逊云平台等相继被引入嘉定工业区。

过去引进的单个项目好比是一架架的飞机,如今引进产业发展平台就犹如建起了一座座机场。引来了机场将停靠更多的飞机。郁建华表示。以上海金融谷为例,其母公司联合金融集团用近20年时间已成长为国内一流的为金融机构提供专业化和全方位配套服务的综合服务商。听说其在嘉定建设金融谷,许多合作伙伴纷至沓来。目前,上海金融谷一期已经建成开源,入驻项目几近饱和。

市场化产业发展平台的集约优势同样突出。金融服务外包、移动互联、电子商务、生物医药等项目本身对空间要求不高,在一座产业园内形成规模化集聚更能省下不少宝贵土地资源。另外,政府提供的各类服务资源也不用像过去那样看准企业撒胡椒面,而是专注于服务好平台,使更多的企业受惠。